靖山

周边总是一言不合就埋头写作业,坐在中间感觉很不和谐。
我是能盯着题目无限神游的人
昨天的物理题里有个小蜘蛛侠,青岛大学大学生设计的擦窗户小机器人,意外地戳中萌点
接着一发不可收拾地构思出一段故事线,然后无数个小片段零零碎碎的涌现慢慢拼凑在一起,像无数的水滴即将聚成一片汪洋。我坐在桌边任由海水冲击我的大脑。
古人叫这“思如泉涌”,原来只认为是古人擅长修辞而已,不曾感同身受。
大概高三这个时候了还能像这样不好好学习天天神游的就我了
只是有点高兴在应试环境下我还没有丧失想象的能力
突然学习都有动力了hhhhh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